徐州門戶網站  >   家居  >  正文

這些屏風上的小配飾 是廣東最早的“失蠟法”鑄件嗎?

  這些屏風上的小配飾  是廣東最早的“失蠟法”鑄件嗎?
  
  
  原標題:這些屏風上的小配飾 是廣東最早的“失蠟法”鑄件嗎?
 
1.jpg
  
  
  人操蛇鎏金銅托座
 
2.jpg
  
  
  雙面獸首鎏金銅頂飾
 
3.jpg
  
  
  朱雀鎏金銅頂飾
  
  
  博物館尋珍錄
  
  
  今天的人,對家居環境越來越重視。從一座屋子的布局、安排、裝飾,可以大致推測家主人的生活習慣、興趣愛好。古人在生活中,當然也有類似的小心思。由于時代不同,古人對于布置屋子的“講究”也更多些,大到屋子的選向結構,小到一個屏風的底座,無不透著主人的生活格調和品位。
  
  
  西漢南越王中,收藏著一批西漢時期的青銅構件,有的是屏風的座腳,有的是頂飾。它們來自2000多年前的南越國王宮,是當時宮廷生活的見證。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卜松竹
  
  
  卷曲的龍蛇
  
  
  構成瑰麗的越風
  
  
  這批南越王宮舊時的王家用品,雖然經過了漫長的歲月,呈現在面前時,仍讓人感到強烈的震撼。因為它們不僅制作精美,而且想象力特別瑰麗,很容易觸動觀者的內心。
  
  
  著名考古學家黃展岳先生指出,南越國的青銅構件和配飾,大多發現于南越王墓和廣西貴縣羅泊灣漢墓。主要用于漆木屏風、漆卮、漆博局、漆案、玉杯等器物上,“這些器物的造型和它們的銅配件,與中原所見沒有區別。唯有屏風的銅配件具有濃厚的地方色彩。”
  
  
  黃展岳指出,南越王墓出土的“屏風頂上的朱雀雕飾、卵圓形的獸面雕飾,以及兩翼障下面的蟠龍形雕座,均屬首見,堪稱南越國漆木工藝和鑄銅技術水平的代表作”。
  
  
  銅朱雀頂飾通高26.4厘米,雙翅距寬24.5厘米。朱雀是漢代主管南方之神,是想象中的動物。朱雀昂首展翅,站在方座上,脖子、身體、雙翅刻滿了羽毛紋飾。方座四面裝飾著火焰形紋飾,是一尊火中的神獸形象,栩栩如生。頂飾是屏風橫梁上的裝飾物,按南越王博物館館方的說法,出土時共有五件,都是青銅鑄造,遍體鎏金。其中有兩件朱雀頂飾,三件獸首頂飾。在朱雀頭頂和獸頭上都有一個圓管,可能是用來插羽毛的。
  
  
  人操蛇托座是屏風下面的折疊構件,青銅鑄造,遍體鎏金,出土共有兩件。托座分上下兩部分,上半部分是一個直角形的構件,用來套合屏風。下半部分是一個越族大力士抓住五條蛇的形象,力士兩眼圓瞪,眼珠外突,鼻短而高,口銜一條兩頭蛇,身著短袖上衣,下體著露膝短褲,赤著雙腳,雙手抓蛇,雙腿夾蛇,四蛇相互纏繞,向左右延伸。外連一組云紋。蟠龍托座是屏風下面的構件,蟠龍托座由一條龍、兩條蛇、三只青蛙組成,龍的四只足踩在一個由兩條蛇組成的支座之上,支座為雙蛇合體,蛇身各卷纏一只青蛙,龍的四肢微微下蹲,一只青蛙伏在龍口之中,前肢抓住龍口的邊緣,神態安穩。
  
  
  專家們指出,南方多蛇,古代越人有抓蛇、食蛇并以蛇為圖騰的習俗,越人操蛇象征著祛邪避惡。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大門石墻上的兩組大型浮雕的主題就是操蛇的男女越神,體現出南方越文化的特色。
  
  
  古老的技法
  
  
  傳承文明的薪火
  
  
  在現場觀看這幾件屏風配飾件時,我們很容易被復雜的形態設計所吸引。那些盤曲的龍蛇,互相交纏的金屬軌跡,顯然是非常難的金屬加工工藝。當時的人是怎樣做到的呢?這涉及了一種古代的秘傳之技——失蠟法。廣東工業大學的陳文松、王福諄兩位專家就在《關于廣東最早的失蠟鑄件的探討》一文中指出,力士操蛇銅托座“是迄今為止廣東省發現的最早的失蠟鑄件”。屏風的蟠龍銅托座、蛇紋銅托座、朱雀銅頂飾也是失蠟鑄件。蟠龍銅托座“是分別用撥蠟法成型,再組合成一體,整體澆注的失蠟鑄件”。此外,出土的兩套瑟的8件銅瑟枘形似海上仙境“博山”狀,“挺拔峻峭,峰巒起伏,上飾有龍、猴、獅、野豬等動物,出沒于山峰云海之間。這些動物雕塑得栩栩如生,其體積雖都很小,但其五官、鬃毛都鑄得清清楚楚。用陶范法是無法整體鑄出的,當是失蠟鑄件。”
  
  
  失蠟鑄造在現代金屬成形工藝中,稱為“熔模精密鑄造”;在中國古代鑄造工藝中,則稱為失蠟法、撥蠟法或出蠟法等。關于它的起源,曾經眾說紛紜,有商代、春秋、西漢,以及原生、外來等觀點。1978年,湖北隨縣戰國早期的曾侯乙墓出土的尊、盤、建鼓座等青銅器,以及河南浙川下寺春秋晚期楚墓出土的銅禁等青銅器,被確認為我國已發現的最早一批失蠟法鑄造的青銅器。之后又相繼發現春秋晚期和中期的失蠟鑄件。因此目前我們可以知道,我國失蠟鑄造最晚起始于距今大約2600年的春秋中期。
  
  
  簡單來說,失蠟法的工藝流程,是首先用蜂蠟做成鑄件的模型,再用別的耐火材料填充泥芯和敷成外范;加熱烘烤后,蠟模全部熔化流失,使整個鑄件模型變成空殼;再往內澆灌熔液,便鑄成器物。大家一看曾侯乙尊、盤,云紋銅禁,以及南越王墓中出土的屏風托座就可以知道,這種工藝可以使失蠟法鑄造的器物產生一種金屬鏤空的效果。
  
  
  失蠟法從已知的春秋時代開始,一直到今天都仍在使用。除了民間工藝,現代工業上也用得很多。在節目《國家寶藏》中,來自中國航發的專家介紹,抗戰時美國的一位工程人員在云南昆明看到當地人用失蠟法鑄造銅鐘,受到啟發,在此基礎上創造熔模鑄造法,用在飛機發動機的葉片上,解決了鍛造法制作葉片強度不夠的難題。
  
  
  陳文松、王福諄指出,如此多的失蠟法鑄件的發現,加上鮮明的越地風格,說明在南越王國中,已經有掌握了這種技術的高精尖人才。
  
  
  無名的匠人
  
  
  開啟后人的想象
  
  
  屏風是一種從古用到今的室內陳設用具。南越王墓出土的屏風發現于主棺室東側,是我國漢代考古首次發現的實用漆木屏風。據博物館方面的資料可知,由于出土時屏風部分已朽爛,僅存銅構件和一些漆片散落在地,專家們根據構件的出土位置、構件造型科學復原。所以現在我們到南越王博物館中參觀時,可以在醒目的地方看到它的復原件。
  
  
  專家們說,這件屏風不僅規模大,而且結構奇巧。它中間的屏門可以向外開啟,兩側的翼障以折疊構件連接,可以展開。而前面介紹的頂飾,就裝飾在它的上部;下部是人操蛇造型的托座。
  
  
  屏風在中國古代室內陳設中,一般居于主要位置,它的裝飾風格以及裝飾主題明確地展現了當時的人文環境、審美情趣等。南越王墓出土的漆木屏風擺在墓主室靠東墻處,擋在主室通往東側室的過道口,是勸募出土隨葬器物中形體最大和結構最巧的器物之一。根據發掘時的情況可知,當時在將之放入墓中時,頂飾、承托等構件全部拆下,集中堆放在一處,因此可以推斷它當是墓主生前所用之物,并非專為隨葬而制的明器。它與兵器、象牙筒、玉杯、漆盆、銅盆等共同放在棺槨旁,專家推測可能也表明了墓主生前日常生活格局的樣式,而這件屏風,必然是墓主趙眜生前很喜歡的東西。
  
  

  今人無從推知,這件精工細作的屏風,曾經靜立一旁,聽到哪些宮廷密語;但不難想見,無論南越國的君王,還是身邊的臣子,言談間,目光必然多次從它華麗的裝飾上掠過。莊嚴大氣的紅黑兩色組成的卷云紋圖案,裹攪著視線,延伸至羽翎裝飾的朱雀頂飾,以及力感充沛的龍蛇托座之處,升騰而上,卷出宮墻,鋪散入浩淼的珠江和溫潤的綠海。匠雖無名,其作永恒。 

*圖文來源網絡 如有侵權 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企業媒體分類資訊-彭城視窗

Copyright © 1996 - 2016 865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彭城視窗 彭城社區 蘇ICP備05063195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蘇B2-20150194

聯系我們|86516.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權所有 徐州神往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迎财神投注